欢迎来到 中华蜂蜜网 回首页

真假蜂蜜争议

2017年05月15日 20时51分55秒 来源:中华蜂蜜网
中华蜂蜜网官方微信-蜂蜜知识讲堂
导读:长期以来,大众之中存在蜂蜜真假的争议,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为什么蜂农手中也有假蜂蜜,为什么超市有假蜂蜜,为什么无论你从什么渠道购买的蜂蜜都存在真假

长期以来,大众之中存在蜂蜜真假的争议,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为什么蜂农手中也有假蜂蜜,为什么超市有假蜂蜜,为什么无论你从什么渠道购买的蜂蜜都存在真假,哪怕是著名的新西兰麦卢卡也是假多真少。蜂功伟业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吴先生给大家解答:
1,蜂蜜及其制成品的严格定义方面也一直存在争议。其检验和指标的确认方面也一直存在争议和执行难度。
2,我国一直在这个方面和外国相对存在较大差距性。我国现行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均存在极大的漏洞问题。
比如,在2016年的黑龙江巡视组会议上我和相关领导谈论了蜂蜜的国家标准问题,国家标准中要求灭杀活性菌而这个是对蜂农极大的伤害是对造假最大便利。而因为地域环境蜜源以及人为控制方面存在差异性无法统一界定蜂蜜这种物质的详细成分盖因存在巨大差异和不确定性。真于假的界定也是模糊的无法论证。每个人每个机构和团体均有不同的利益表述对事物的解答也存在各种各样的争议性。【注:蜂蜜中的活性菌又称为活性酶,专业上对蜂蜜淀粉酶值有界定,我国规定是不低于8.灭菌操作是经过70度以上高温灭杀活性菌从而使得蜂蜜不会发酵。这种行为造成了蜂蜜在出厂时候就人为提高温度然后冷却下来灭杀活性菌失去其天然性。蜂蜜主要的功效和作用基本都是与活性菌有直接关系。灭杀掉活性菌的蜂蜜和吃糖浆没什么区别因为蜂蜜此时剩下的就是葡萄糖和果糖。那么直接吃葡萄糖和果糖糖浆不就完事了何必吃蜂蜜。】
比如说波美度【注:波美度是液体的浓度表示单位。国家规定蜂蜜的浓度测量标准温度是摄氏20度时测量,蜂蜜天热则稀,天凉则稠,当然这是感官上的!波美度40度以上的原蜜品质已经是很好的了,能达到42度的很少!
  对测量蜂蜜浓度的仪器是有要求的,一般市面上并没有出售“蜜度计”的,因为使用人群都是行内人,必须到专业的生产厂家购买。一般的大概100元左右一支!那些大街上随便买来的十几元的波美计用来测量蜂蜜很不准确,一般的波美计可以把40度的蜂蜜测到45度甚至更高,网上蜂产品卖家外行很多,拿这种东西测量的话,是很不准确的!】,这个问题对蜂农来说是不现实的,因为蜂农现场野外采集的数据是不可信的,波美度的测量需要在20度相对温度的环境中进行测量而野外无法做到,要求每个最小单位的蜂蜜进行精确的测量只能在实验室中,而蜂农做不到。所以蜂农声称的波美度只是参考范围而已,甚至不具备参考性。也就是听他说说而已了。
中国存在普遍的蜂农特别是朴实的老蜂农和农民一样,农民只知道种地,蜂农只知道养好蜜蜂。他们对于生产收割拥有长期而丰富的实践经验可是让他们去证明自己的蜂蜜是真假他们只能说:“俺家自己养的,保证是真的。”信息的不对称和技术标准的不恒定以及最终消费者的不信任和市场环境的不稳定以及国家制度方面的缺失都是造成蜂农减少和蜂蜜造假猖獗的普遍因素。
蜂农手中的资源无法合理的加以保护和利用转化成为再生产有利因素,使其逐渐退出市场主流。当朴实的蜂农为了利益更大化而逐渐迎合拥有庞大信息资源和市场资源的收购商和诸多厂家的要求的时候,市场的最终受众被铺天盖地的扭曲信息所覆盖,蜂农也只能随波逐流最终完全沦陷为廉价劳动力,当所获利益无法获得保障时,蜂农选择退出市场改做他行,从而逐步的丧失市场领域,空出的地方由假冒者填充。
同样不得不说执政者对于蜂农蜂产品蜂行业均存在认识上的不足和误区,甚至拿着谬论当做真理。
和一位省厅级干部谈话时候,非常融洽也非常热烈。谈及蜂蜜造假时候,我说一个最简单例子,蜂农自己销售蜂蜜属于农产品不需要纳税不需要食品经营许可证。而我收购以后销售需要纳税然后我需要办理食品许可证。好吧,如果说这样是国家法律限制的我们服从,那么比如淘宝上面销售的蜂蜜他们的持有人是不是蜂农本人?他们每个人都必须有食品经营许可证而淘宝上面这些证件只要几百块就可以搞定如何界定他们的蜂蜜真假和我们手中蜂蜜的真假?为什么我们销售者和生产者接受不一样的检查制度?这位领导第一反应就是问身边随员淘宝有权检查和开具食品许可证吗?
当领导听了随员的解释以后,说这个问题是制度问题,我们记下了,你说说假冒蜂蜜到底如何判断和如何解决,我们黑龙江省农林这一块一直是个大问题,国家很重视,省委省政府也非常重视,开拓黑龙江的蜂产业也是带动龙江经济的一个主要构成部分,你作为蜂蜜行业的企业说说你的个人看法和建议吧。
我做了几个方面的解答:
制度方面缺失严重,国家监管方面存在巨大漏洞,政策上的扶持只能是越扶越贫,最终结果频频扶贫,贫的还是贫穷的蜂农。蜂农的积极性已经殆尽,他们现在还在坚持的除了少部分坚持信念的人和持久当做安身立命所在的人之外,绝大多数只是当做一种生财之道,更多的人追求的是利益最大化的取向。任何时候我们都赞同利益最大化,然而这个利益最大化的结局就是伤害蜂农的信誉和根本。不完善的制度下存在的蜂农在挣扎,比如拦路虎问题,蜂农追赶花期而道路上层出不穷的问题使得很多蜂农望而却步。化肥和农药的普遍使用好的蜜源地更加的稀有和显得珍贵而这些地方往往又被少数人所把持收取更多的场地费用增加了蜂农的负担。有的地方禁止蜂农的蜜蜂车进入有的地方设关涉卡有的地方甚至驱逐,追花夺蜜的蜂农们有时候和80年代的盲流以及流动商贩一样狼狈不堪疲于应付诸多事情。
保护蜂农自有利益是一方面。那么延伸一个问题,那些绝大多数当做生财之道的人在干什么?蜂农不得不把刚刚出产的水蜜销售掉而不愿意等久一点出成熟蜜,因为这样利益能够更大化。而水蜜充斥市场你还不能说水蜜是假蜜。
真假蜂蜜争议
我就问一下领导您认为,一个不成熟的西瓜和一个成熟的西瓜他哪个是真的?领导说:“都是西瓜,都是真的,从真假角度看都是西瓜!”那么问题出来了,我既然卖的是真西瓜,我为嘛要等很久等他熟?所以我卖不熟的不是更快加快了资金回流?领导的答复是:“。。。。。。你继续说”。
所以,我们看到蜂农出售的大部分是水蜜,也就是没有达到一定发酵时间的非封盖蜜,其基本特征就是花粉含量低,有效成分低,水分大。这是最普遍的一种蜜,水流瀑布般的蜜。
长期以来,收购商为了利益,只收购更加廉价的水蜜,因为每天都能出产持续不断大规模的供应,他的价格极其低廉。为什么只收购水蜜,这要说浓缩蜜。有了浓缩技术之后,不需要等蜂蜜在蜂巢中自然发酵那样子太漫长了不符合商业大规模运作和持续性销售。只需要浓度很低的水蜜放进去浓缩一下,出来就是符合浓度标准的蜜。这个至少比牛奶加水太稀了放入 三氯氰胺 这玩意来提高奶蛋白过检测要强的多,至少无毒害只是浓缩水分还是无添加的。
既然是无毒害运作,那么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合法商业化,同时保证了合理利益分配,然而蜂农也获得收益他们就不用考虑生产成熟还是不成熟的问题。也就造成了成熟蜜越来越少的蜂农还在坚持生产。
当然还有一种比较常见的是混合蜜,就是不管是啥蜜搅拌一起罐一瓶就行了,领导你手中就是混合蜜。从技术上看,既有了花香甜度粘稠光泽符合一切qs标准。从而美其名曰百花之蜜。这个和蜂农手中蜜蜂采百花酿百花蜜一样吗?如果可行,那么问一句用浓稠的蜂蜜加上稀蜂蜜搅拌调和成一瓶蜂蜜,他算不算以次充好?真蜜掺加糖浆检查还是蜂蜜是真蜜吗?
造假不只是技术上的,甚至是规模上的。就是著名品牌也一直在从事造假行为。市场上能够买到真蜂蜜已经是闯大运的事情了,因为真的是假的还好办,问题是太多的是真里面加了假然后是本身就是真的不熟就成了真。
我以前经营的是国家农场的国产蜂蜜品种,就因为质量因素退出市场,我去俄罗斯实地考察和学习了人家蜂蜜技术吃住在蜂农家中和他们一起劳作,亲自走进原始森林去看人家如何收割蜂蜜。看了人家的制度和管理方式。然后我选择做进口品牌蜂蜜。
我们国家有庞大的消费群体和受众,蜂蜜作为医药和食品行业的基本原料长期存在和广泛应用,它具备一个商品的可持续性操作基本要求,然而市场的大环境恶劣的程度让人触目惊心。从生产到销售到宣传和认识度方面均存在极度的不平衡性。好蜜窝在山沟里,假蜜流窜在街坊中.一个QS难倒多少蜂农,很多蜂农特别是年轻一代接受了较高文化教育之后回到家乡从事蜂产业,他们有激情有思想有热血有文化,他们原本可以带动当地经济成为主力军,但是他们要成立合作社之后把蜜卖出去,这些蜜要有一个身份,那么他们就需要QS才能走上超市,这才是绝大多数人群去选购的地方。可是贴了QS就代表这机械加工品沦为加工蜜。而那些原本坚持做成熟蜜做真蜜无添加纯天然的淳朴蜂农再一次被市场洗涤,又一批人离开了成熟蜜范围。
除了,纯粹的糖浆假蜜,成熟蜜,蜂农手中的水蜜,以次充好的混合真假蜜。还有各种无中生有纯概念蜜还有各种蜜制品,然后说说进口蜜。
进口蜜,往往被蜂农口诛笔伐,好比我卖进口蜜往往被人说成卖国贼,好笑吧,领导你别笑这是真事。说了都不想提,只能说他们文化比较低而已。就好比德国有德国香肠,哈尔滨有哈尔滨红肠。中国有茶叶,印度也有茶叶。
并非只有一个商品种类充斥市场,市场的抉择在于受众的选择而全方位适应。我们国家作为蜂蜜生产大国自称,蜂农甚至原谅造假分子而口诛笔伐我个进口商因为我买人家的货而不要他的货所以他们气愤了扣个好大屎盆子从而显得我多么应该被惩罚而他们多么正义。别说这是少数极端而可以说相当的普遍。
人们选择进口商品就是信任的缺失,对蜂农信任的缺失对市场的信任缺失对国家政府的信任缺失对国产品牌信誉的信任缺失。任何贸易能够达成第一条就是信任机制的建立和确立。伴随着才是货物的流通和货币的职能转换。人与人之间首先也是信任机制,没有信任就没有一切。一切争端和矛盾的综合体现就是不信任的更大化放大。比如说结婚是2个人的事情,那么2个人走在一起并非所谓爱情和法律也不是人伦道德而是信任机制,我老婆最常问一句话就是你爱我吗,我说是的老婆,我爱你。然后老婆下一句必然是,你为什么爱我,怎么爱我啊,爱我什么啊????等等等
我的回答永远是:“爱一个人从来没有为什么,无论说为了什么都是有为什么,爱没有理由吗?有的,爱的产生是一种信任,我相信你仅此而已,我相信你能给我爱。而我付出的是我的爱。只不过把这种信任称呼为爱罢了。我爱你是因为你让我信任而给我信任,我付出的是同样信任给予你,这是相互的。而区别于其他的信任还受到法律限制和法律保护的一种信任关系,爱你是我的事业,我的事业就是爱你,而我一直再努力。”
领导听到这里哈哈大笑,随员也说到:“吴总把事物辩证分析论证到爱情方面,你夫人恐怕不好接受这种观点,虽然你说的是对的,但是总觉得对爱解释的有点偏颇和直白吧?”这是我个人理解的问题,别人的解释是别的事情。从这里我们讨论信任机制。既然所有事物是信任关系的建立,我们要交流就要信任哪怕是谨慎的信任也是必要的必须的。当这一点点的信任都不存在了我们就是陌路。
真假蜂蜜争议
随员点点头肯定的答复是,的确如此。我认为,我能到这里和巡视组的领导谈话说这些问题,就是信任政府,相信政府还能带领我们走向富裕和满足我们的更多追求,而政府找我谈话不是找别人谈话本身就是对我的信任,相信我能够准确和真实的反应各种社会问题。这就是信任最基本的信任。
我是在用事实说话,看似跑偏实际上信任的危机才是最大危机根源。你不让我说下去就是因为触动了信任底线,而一切造假分子能够滋生都是因为信任机制的崩溃。当消费者不信任厂家,不信任蜂农,不信任市场,不信任政府的时候,他们选择信任眼前的造假者,造假者鱼目混珠的存在极大破坏了信任,越演越烈的循环下去给了进口商品更多的领域和空间。人们选择信任外国产品,外国月亮比国内圆。崇洋媚外比比皆是,并非每个购买者都是崇洋媚外。而是没有信任了。
我和江苏云南重庆等地的蜂农还有蜂业从业者一起甚至联系了很多地方的蜂农合作社以及从业者。联合起来共同的商议并且试运行俄罗斯巴什基尔共和国的一些信任机制的方案,从而建立自己的信任体系。
领导很感兴趣的说:“巴什基尔曾经有领导层到我们黑龙江和我们商洽商业往来,这个事我知道,但是巴什基尔有什么好的信任机制吗?能不能引进过来带动我们龙江的蜂农也受益?有什么难度?你说说”
我们认为重建和恢复消费者信任机制才是重中之重,当然任重而道远。并非一日克竟全功。
巴什基尔的蜂蜜世界著名,而巴什基尔共和国又称为蜂蜜之国并非其产量,其国际声望和名誉远超中国蜂蜜,盖因该国是地球上唯一现存原始蜂蜜养殖和收割工艺的国家了。当然这个所谓的国家撑死一个省级。我们大多数对他们不了解是因为长期我们并无太多往来,自从金砖会议我们国家领导人去了带动一带一路重走丝绸之路才开始逐渐加速加深交流。我去巴什基尔学习观摩几个月。深刻体会了人家国家的制度层面人文认识层面还有对产品管控和监管等等诸多有利蜂产业的事情。
巴什基尔最大特点在于从蜜源地入手,一切蜂蜜质量与蜜源地息息相关,蜂种群落是因为自然因素构成,就好比新疆西藏高海拔和四川盆地我们北都哈尔滨南边海南岛均有各自独特地理环境制约产生各自植被群落则蜂蜜各有千秋。他们很早就认识到蜜源地重要性,开发并彻底保护蜜源区和原始森林生态保护区。在当地砍伐林木和当地独有树木和破坏独有植被的行为是恶劣犯罪行为。你可以持枪猎杀狗熊但是你砍伐一颗椴木恐怕就要被诉讼。几百公里的原始森林区域真的是百公里无人区,工业是可以忽略的事情。而农业全面集中制也是一个体现部分。
外国人只能购买蜜源地而不是蜂蜜,首先收购的蜜源地归属权,然后才有权利去收购蜜源地中的蜂蜜。而这些收购的钱是交付给政府的预付款。而蜂农每个人都有完善的国家档案,如果某个蜂农生产的不合格蜂蜜那么将会意味着至少他所在的地区的收购商是不会买他的蜂蜜而国家也不会允许他上市销售。而巴什基尔蜂蜜只有一种是国家品牌。只有巴什基尔国立机构巴什基尔蜂业和蜂疗研究中心才有资格被授权使用巴什基尔鹰牌这个品牌。全国的蜂蜜只有一个品牌,这个品牌就是国家形象,是国家信誉的集中体现。这种方式在我国不可能实现。我们必须承认这是一种良好的方式虽然我们不能使用他。而,他们的蜂农的收割和养殖被农业部严格的管控,每一瓶蜂蜜做到最小单位500克,展现给消费者这个蜂蜜出产于那个蜂箱那个蜂巢,你手中这瓶蜂蜜是那个蜂农在什么情况下收割蜂蜜,谁监督收割,谁检验蜂蜜,从温度到海拔从湿度到蜂蜜种群血统记录,一直到入库都要精确到放在什么仓库什么位置精确到秒的入库时间。都说俄罗斯人官僚,官僚也有官僚的好处,他们把制度细则化了,当我这个销售商去购买这批商品时候,甚至我的要求都被一一记录下来,也就是消费者喝这个蜂蜜时候可以看到我作为销售商去购买他们产品时候提出的要求,比如我要求多少浓度,要求什么质量,要求多少细菌含量等等一切都会公开透明给消费者。
最后是国家国立单位的质检和俄罗斯联邦三国海关联盟质检都是一整套完整的规则并且最终还要有最终经销商的授权证书,而证书上面有联系方式和照片。联系方式至少3种以上。可以想想任何一瓶蜂蜜出现问题,那么追查起来就是从销售到出厂到蜂农甚至谁监督的谁化验的统统都要受到严格审查。一整套预防措施全都摆在明面上,消费者可以放心的吃放心的喝。消费者信任了,品牌权威性建立。看似复杂繁琐,可是这些细节中体现了他们用这种方式确立了一条完整的信任机制关系。
这种信任建立以后这个消费者成为了忠实的用户,并且一直长期的使用他们的品牌产品,只是因为信任,这才是无形资产。让造假者失去了造假的土壤。在巴什基尔也存在众多的普遍造假蜂蜜的事件和现象,但是却从未对蜂农和蜂业造成严重破坏影响,因为消费者的信任是无法打破的,只会有少部分人去购买哪些来历不明的产品。
如果我们能够有部分仿照他们的理念来完善和建立符合我们国情的规则来运行一个全新的信任机制。恢复和确立出一条确实可行的新路线,那么我们的蜂产业现在面临的某些窘境将会有所改善。相关事宜和我在外国的见闻改日我将会写一份报告给您送上。
本文由蜂功伟业公司吴总经理发表于知乎,本文内容属于原创,本文内容为吴总参加黑龙江巡视组座谈会时与省领导的谈话部分内容。依法时效延后公开。
中华蜂蜜网官方微信-蜂蜜知识讲堂
关注我们
中华蜂蜜网 微信 蜂蜜知识讲堂 wwwzhfengmicom
微信“扫一扫”左侧二维码关注
中华蜂蜜网我们官方微信公
众号:蜂蜜知识讲堂,每天
推送蜂蜜知识,养蜂技术等
有用、健康的蜂蜜资讯

您也可以通过输入微信号关注我们微信号:wwwzhfengmicom
热门阅读更多
蜂蜜知识更多1
作用功效更多1
蜂蜜美容更多1
购买蜂蜜更多1